欢迎访问书香荆楚文化湖北全民阅读官网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百度地图

踏过千里风霜 寻觅历史的碎影流光



   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韩晓玲 通讯员 常志杰

   

    韦力,著名藏书家,收藏古籍逾十万册。不仅藏书,还写书。两册近60万字的《觅词记》,是其传统文化遗迹寻踪系列丛书之一。

    《觅词记》有词史、词人、词事,有寻访古代词人遗迹的记录。这部书中,并无多少新论,亦无文笔可赏。

    然而,我心生敬意——

    在喧嚣的世间,韦力执着地跋涉着。数载光阴流转,踏过千里风霜,只为寻觅历史的碎影流光。他以这种方式礼敬传统文化。

   

    在舌尖呢喃,词风古韵千年流香

   

    《觅词记》的着眼点,是古代文人遗迹勘访。不少遗迹早已湮没于岁月烟尘之中,韦力的寻访之旅时常留下遗憾。

    例如,宋代词人周邦彦、吴文英在词史上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,韦力却未能探寻到与他们有关的痕迹。他得知吴文英曾一度隐居在太湖边,便多方联系无锡和苏州的朋友,希望能落实其故居所在,两年多时间里经过各种努力,最终还是无果。

    40余位词人,42处遗迹,100余幅古籍书影,近300张实地图片,《觅词记》以韦力探访到的结果结集成书。这些词人以生年为序,大略体现随着时代推移而产生的词风变化。对于每位词人,既梳理了词风、逸事、代表作、古今名家评论等,也将实地寻访见闻凝结成文字。

    于是,那些我们无比熟悉的句子,再次在舌尖呢喃。词风古韵沉淀千年的美,犹如这个秋天的桂花香,沁人心脾。

    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这是李煜的悲怆;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,这是苏轼的旷达;“杨柳岸、晓风残月”,寄寓着柳永的凄清离愁;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,抒写着岳飞的慷慨激昂;张先善用“影”字,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绘景如画;李清照连用14个叠字起句,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如泣如诉;在金庸笔下著成《九阴真经》的黄裳,究竟会不会武功无从考究,他的词句“红旗高举,飞出深深杨柳渚。鼓击春雷,直破烟波远远回”却流传至今……

   

    漫长岁月里,留下跋山涉水背影

   

    读书的乐趣之一,在于能“认识”素昧平生的作者。

    《觅词记》中的寻访实录,并非文笔优美的游记。那些文字详细地记录了寻访的过程,近乎“絮絮叨叨”,却让我从中看到了一个执着的背影,在漫长的岁月中跋山涉水,栉风沐雨。

    韦力的寻访不是旅游或探险,往往是枯燥的。即使每次出发前查找各种史料,与地方志办公室联系,做好路线规划,意外和波折依然无法避免。

    不少遗迹散落在村庄、荒野。韦力常常在辗转到达当地后,仍要再三寻觅具体地点。在山西祁县会善村打听“花间派”鼻祖温庭筠的足迹,在崇仁县黄坊村询问黄裳墓所在,村民们纷纷报以茫然不知的眼神。

    寻访之旅充满艰险。韦力在雨中登过湿滑的长着青苔的石阶,在风雪中穿越过深山小路。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,他在京郊福田公墓探访王国维墓,意外受伤:他趴在树下拍完照片起身,被一根利刃般的树枝刮破衬衣、刮伤后背,顿时感到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 探访过程中也免不了遭到一些人的冷遇甚至训斥,韦力却泰然处之,笑言多次遇到这种场景,“已然让自己的神经变得颇为粗壮,脸皮自然也厚了不少”。

    《觅词记》的字里行间,有寻而不得的怅然,有柳暗花明的欣喜,有弥补遗憾的满足。

    韦力曾经前往江西铅山寻访辛弃疾墓,行程并不顺利,未能如愿。事隔5年,他在写作过程中,愈发感觉辛弃疾是词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,决心一定要补上这个缺憾,又一次出发。

    坐高铁到上饶,转大巴到铅山,乘中巴至永平镇,再拦了一辆三轮车到陈家寨,步行至山腰,韦力辗转却顺利地见到了辛弃疾墓。墓前摆放着几瓶酒和水果,可见此前有人来祭奠这位爱国词人。三轮车主告诉韦力,前不久还带了一个年轻人前来,年轻人带来许多辛弃疾的书,摆放在墓前,充满敬意地拍下照片。

    韦力站在墓前,深深地三鞠躬。

   

    遭截肢之痛,心头那团火热未冷

   

    《觅词记》附有一份手绘地图,示意韦力为这部书在大江南北踏访的足迹。故居、墓地、遗址、祠堂、纪念馆……

    而对韦力来说,《觅词记》只是文化寻踪之旅的一小部分。仅以此前出版的三册《觅诗记》为例,便记录了他寻访119位历代诗人遗迹的行程。

    长久以来,韦力以寻访的方式触摸历史、对话历史,乐此不疲地打捞着那些在岁月长河中沉浮的碎片,用相机和笔一一记录。十多年来,他走过全国四分之三的省份,勘访各类遗迹近3000处。

    许多重要文化名人的遗迹不知所终,保留下来的也有不少境况堪忧,这使韦力时常感到失落和焦虑。很累很累的时候,他也想过放弃,最终还是咬咬牙坚持下来,行走、寻访、记录、写作。

    韦力的执着,已经到了“疯狂”的地步。

    他曾在桂林探访过黄庭坚系舟处的遗迹,谁知两年后写作时,怎么都找不到当时拍摄的照片了。当地朋友可以帮忙补拍,但他认为必须亲力亲为,又跑了一趟桂林,故地重游。

    有些读者或许不知道,这样奔波着的韦力,其实在几年前遭遇了截肢之痛。

    2013年春天,他在河南安阳一处寺庙寻访时,一块石碑突然倒下,砸中他的左脚。在医院经历了5次手术,他脱离生命危险,却永远失去左腿膝盖以下部分。

    左腿安上了冰凉的假肢,而心头那团火热不曾冷却。在亲友们震惊、忧虑的目光中,韦力继续上路了。他希望能在历史的雪泥鸿爪消失之前,找到它们并记录下来。他达观地说:“腿都跑断了,如果以后不跑了,多冤枉。”

    《觅词记》写于“芷兰斋”——韦力藏书、写书之所。这个名字风雅好听,却隐藏着一段风趣的自嘲。曾经有朋友来访,看到一屋子古籍,对韦力收藏如此多的“烂纸”表示不解。他遂将二字倒过来,取其谐音,为书斋命名。别人眼中的“烂纸”,是自己心中的芳草。

   

   

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黄鹂路39号   邮政编码:430077   联系电话:027-68892428   扫黄打非举报电话:027-68892525

举报邮箱:hbshdfjb@163.com   鄂ICP备05001937号   湖北省全民阅读官网 书香荆楚全民阅读网   Copyright @ 2015 Readh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线上娱乐赌场网址-真人赌博线上-澳门博彩评测网